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经济信息>>正文内容  
 
打印文档
  文字 背景 字号 保存设置       


国家安全泛化搅乱全球贸易

来源: 国际金融报    发表日期:2018年06月12日

    

  特朗普总统真是敢说,而且自信。这几天就爆出一件媒体都感觉无语的“段子”,当然这不是真的段子。美国要对加拿大等国的钢铁和铝加征关税,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着急了,就和特朗普总统通了一个电话,讨论关税豁免的问题。但这个电话让特鲁多总理很不愉快。

  据CNN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复盘当时的场景,特鲁多问特朗普,你怎么能证明关税是个“国家安全”的问题呢?特朗普总统一着急,脱口而出:“白宫不是你们烧的吗?”特鲁多很不理解,他在事后多次对媒体表示被视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“不可思议”,他甚至想到了二战时加拿大士兵与美国士兵并肩作战的场景,认为这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。

  特朗普总统说的是1812年的旧事,白宫当时确实是被烧了,但加拿大当时也确实还不存在,这块土地当时还是英帝国的自治领,与美国发生战争的是当时的英帝国,特朗普如果要找责任人,他能找且只能找到的是英国。特朗普的口不择言,恰恰说明“国家安全说”的荒谬,印证的正是国家安全泛化(扩大化)的现实。

  5月底的专栏,笔者曾探讨过国家安全泛化的危害,今天想接着这个话题再叨叨几句。从美国开始的国家安全泛化的根本动因是贸易保护主义,其内在价值是国家利益,是国家利益在贸易层面的映射。美国之所以再次将国家安全放到贸易领域,不惜与盟国开打贸易战,甚至出现特朗普以虚假历史回应的尴尬,根本逻辑还是美国优先的理念在作祟。正是由于美国优先,国家安全就被作为贸易手段来使用了。

  作为贸易手段的国家安全,依托的是《1962年贸易扩展法》的232条款。这看起来像是个法律问题,但深层次看,这不过是把经贸的政治问题法律化,仍脱不了经贸问题政治化的窠臼。经贸问题政治化的假定前提是外国投资、跨国企业以及外国产品危害到东道国的国家安全。单从东道国来看,跨国企业的投资、产品销售危害到国家安全,是一个仁者见仁、智者见智的问题,但从该逻辑推演,就会发现问题,东道国自己的跨国企业,是否也会面临同样处境?就美国而言,美国的跨国公司在历史上不乏影响别国政治的案例,那是否可以说,美国跨国企业更会影响到别国的国家安全呢?

  从逻辑上看,不能直接得出这样的结论。但你没办法让对手国不生出类似的想法。还以钢铝为例,特朗普说对钢铝加征关税起因是贸易的不公平,加征可以保护美国的钢铁企业,以加拿大2016年的数据而言,加拿大80%以上的钢铁出口到美国,低关税确实为之提供了便利。但加拿大如果也据此认为美国钢铝影响加拿大安全呢?其实,加拿大也已经宣布从7月1日起对美国的钢铝和其他产品征收166亿加元的报复性关税。

  加拿大的举动,就是国家安全泛化危害的表现。尽管加拿大对美国出口的依赖度较大,加拿大也确实从与美国贸易中收益很大,但如果加拿大就此与美国打起贸易战,哪怕是非对等程度的,对美国也不见得就是好事。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,一定的国家安全顾虑是可以理解的,现实中也为不少国家所实践,但如果就此泛化,进而在各贸易对手中普遍化,就是世界贸易要担忧的大问题了。

  这种担忧,在美国政界已经显性化。6月6日,由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科克、北达科他州民主党参议员海特坎普、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弗莱克等10名参议员联合提出的跨党派议案,要求总统获得国会批准后才能以国家安全名义征收关税。不知特朗普总统准备如何以行动回应。
 


关于我们
诚聘英才
会员专区
意见和建议
总监信箱
 
辽宁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2002(A)
地址:沈阳北陵大街45-7号发展研究中心 邮编:110032
联系电话:024-86892409 Email:fyh@lndrc.gov.cn